Profile Image

Alex Smith Doe

Senior WordPress Developer

商业故事|一只义乌足球的卡塔尔之旅

“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”,距离世界杯还有两三个月时,义乌国际商贸城经营世界杯周边产品的卖家就迎来了发货旺季,大小档口里的足球、串旗、球迷围巾、马克杯、甚至奖牌等小商品应接不暇。

为帮助义乌商家赶上发往中东的“末班车”,菜鸟在义乌宣布开通“世界杯”海运专线,让商家能够在开赛前把货运到卡塔尔乃至世界各地的球迷手中。据悉,经由这条海运线路,“义乌制造”从宁波和上海港出发,仅需20到25天便能直达卡塔尔哈马德港。

“我们公司的运动用品远销世界各地。这两个月,光是卡塔尔的订单就已经超过一万单。”浙江兰威体育用品有限公司负责人张建昌向记者介绍。

这只是一个缩影。今年的六、七月份起,义乌商家开始频繁收到来自卡塔尔的世界杯周边产品订单。“今年的足球生意还是不错的,我们世界杯的订单已经排到了年底,现在一直都在赶着出货。”张建昌表示。

不过,尽管小商品市场的出厂成本价不高,但物流成本也是店主需要考虑的因素。“像我们足球类的商品基本上都是走海运。特别像高端类的,因为是特殊工艺,不能放气特别占空间,所以只能海运。但它的运费要比那种放气的要高差不多两倍。”张建昌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。

而与去年价格骤增不同,今年海运遇冷,集装箱价格骤降,甚至有船公司为控制成本减少船只航线。菜鸟国际供应链运输团队高级物流专家胡斐透露,“目前该航线没有受到影响,因为菜鸟与大型船司都是直接签约,也有投资货代公司,所以多种合作模式下菜鸟的海运运力是充足的。”

“由于海运加抵港后的陆运需要一个多月,要想赶上11月的世界杯,商家需要在9月完成出货。”胡斐表示,为此,菜鸟整合了航运合作伙伴的运力资源,通过数字化的运营方式和高效的海外提货,为义乌“世界杯”提供中国至中东全链路的“门到门”物流服务。

“世界大势看义乌”尽管是义乌商人的笑谈,但浙商们的嗅觉远比它们说出口的还要敏锐。

历届世界杯赛场上,“义乌制造”的身影屡见不鲜。无论是南非世界杯上的爆款商品呜呜祖拉,还是上届俄罗斯世界杯期间的参赛队应援旗帜,义乌制造总是能早早获得订单,并瓜分大半市场。

义乌之所以能够获得来自全球买家的青睐,一定程度上也得益于这里特有的模式。产业链、供应链在义乌产业带集群效应下进一步放大,“前店后仓”“前店后坊”“前店后厂”等模式支撑起“义乌速度”这张金名片。

“我们自己也有工厂,”张建昌介绍,“常规的订单我们的生产周期基本上约为15天到30天,订单数量少的15天就能完成,10万以内的订单量可以在一个月内完成。”

当地一位从事货源管理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网红商品在市场上出现前,可能只有一两家工厂在生产。但爆款一旦出现,其他工厂也能实现一天开模,两天打板,并具备量产的规模。

“上届世界杯的订单可能是今年的一倍多。今年订单相对来讲也不错,但是生产受限,所以实际能转化的单量就没有那么多。”张建昌也坦言。

凭借惊人的日用小商品制造实力和敏锐的商业嗅觉,一个靠着纽扣、皮筋起家的小商品市场就这样凭借着一毛二厘的毛利积累起财富,并被冠以“世界超市”的标签。

1995年成立的这家义乌体育用品行,涉足篮球、足球、排球、渔网拍、跳绳等小型健身器材。而张建昌的“生意经”最早也是来自线下商超。

他告诉记者,“沃尔玛、家乐福……国外的商超进中国时,最早合作的就是我们。订单量最大的时候,就是在商超的阶段。大约在2007年到2010年,那时是商超的顶峰。因为当时商超以门店数量居多为优势。例如,家乐福的鼎盛时期在全国有300多家店,因此总体的订单规模就很庞大。”

不过,随着线下商超的光荣使命在互联网“新经济”的浪潮下落幕,实体店也在寻找新的机遇。

张建昌预计,今年店铺的总订单量可达6000万,而球类约占其中的三分之二。足球大约有两三千万。谈及足球的制作工艺,张建昌侃侃而谈,他强调,“大的步骤并不复杂,但想要把一个球做好,关键就是在那些小细节上。”

而面对海量订单时,商人们也有自己的取舍之计,“我们选择的还是自己核心的球类,即走中高端路线。所以我们世界杯的订单会选择性地接一些。”张建昌说。

浙商们的故事就是有着如此的吸引力,有舍有得的经商之道成就了滔滔不绝商流。而外界又怎知道,这个商业帝国,在40年前只是由几百个摊位组成的“露天市场”。

从1982年到如今的四十年间,义乌小商品市场经历了五代变迁11次扩建。1992年9月3日,国家工商总局批准义乌小商品市场更名为浙江省义乌市“中国小商品城”。2014年,首趟“义新欧”中欧班列从义乌发车,脚踏古丝绸之路,驶向马德里,成为“一带一路”建设的重要一环。

或许,当传说中第一个义乌人手摇拨浪鼓,拿着自家熬制的红糖,穿梭在大街小巷交换鸡毛时,商贸的气息就深深刻入了这座城市的发展基因。而义乌,作为这条“一带一路”上重要班列的起始点,正不断增厚着财富数值。

2021年,义乌全年完成出口3659.2亿元,比上年增长21.7%,增速超浙江全省2个百分点,进口增长95.3%;转口贸易增长6倍。今年上半年,义乌市外贸进出口总额首次突破2000亿元大关,创历史新高,增速表现超出预期,其中进出口和出口占全省份额为9.8%和12.2%,较去年同期分别提升1.1和0.8个百分点。

随着“新经济”的浪潮来袭,“鸡毛换糖”的故事也迎来了新的续集,转型亟待发生。

利用数字化改革成果,义乌近年来大力发展“直播+跨境电商”贸易新业态,强化数字化连接线上线下能力,外贸企业正从传统批发出口模式转型跨境电商模式。

由义乌商城集团打造的数字贸易综合服务平台“义乌小商品城Chinagoods”自2020年10月上线万家实体商铺,整合了上下游200万家中小微企业,商品种类500多万种,今年上半年累计交易额超151.78亿元,同比增长138%。

一只FIFA标准级足球从浙江义乌发货,仅需二十余天便漂洋过海抵达本届世界杯举办国卡塔尔的哈马德港,跨境物流的供应链服务能力可见一斑。

围绕商流,义乌正成为跨境物流网络上的重要节点,海上、公铁以及航空口岸等通道围绕“世界超市”交织成富有活力的生态圈。

8年来,“义新欧”班列已联通亚欧大陆51个国家和地区,成为亚欧贸易货运炙手可热的龙头班列之一。今年1至8月,“义新欧”中欧班列义乌平台共开行1060列,发运87480标箱,同比增长16.5%。

与此同时,“义新欧”班列也背倚义乌持续布局海外仓,完成由站到站服务升级到国内到国外的“门到门”服务。在海外市场,一个个像微型“义乌市场”的海外仓纷纷建起。海外仓B2B模式突破时空限制,将义乌市场前移至海外。

除了陆上开行中欧班列,义乌还在海上推进义甬舟开放大通道建设,连通“海上丝绸之路”,推进与宁波舟山港关务、港务、船务一体化,“公铁海空”立体物流体系,为外贸发展提供高速跑道。

义乌的航空口岸也在不断开放扩容。2021年,义乌航空口岸进出口货物首次突破5000吨大关,航空口岸进出口货物5150.7吨,同比增长70%,“义乌-大阪”国际货运航线班常态化,往返航班共计319班。

义乌市预计,到2022年,“义新欧”班列全年开行目标1600列以上,将高质量推进“四港”联动,推动航空物流集拼中心建设,争取货邮吞吐量超1.3万吨。

胡斐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全球货运业务可以简单分为A、B、C、D四段,A段就是港前服务、集港拖车服务,B段就是海运干线,C段就是港后资源和海外陆运能力,D段就是海外仓。菜鸟也是行业内少有的能够将这四段全覆盖的公司。

今年8月底,极兔在欧美跨境电商市场推出“极兔宝”,主打跨境轻小件寄递服务。这家快递企业如今的末端快递网络已进入13个国家。顺丰控股在2022年中报中披露,正建立跨境热门线路的海运、空运冷链物流底盘,为国内外客户提供生鲜跨境全程运输解决方案。

Made in China早已不再是低廉劳动力世界工厂的替代词,而兼具承载第一、二、三产业流通的物流产业也在转换自身在全球贸易中的角色定位。

“东南亚地区承接了低端产业以及产业链的终端组装和出品环节,而中国具备门类最为齐全的产业链、最领先的供应链基础设施,双方将形成有效互补,未来更加深入的合作能有效助推形成‘中国+东南亚’一体化供应链新格局。”顺丰控股在今年上半年的财报中指出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